您好,欢迎光临!
 

  理论研究

头版头条
凝心聚力 加“数”前进——江西出版传媒集团举...
演练有方 应急不慌——江西出版传媒集团开展消...
补短板强弱项破难题 全力以赴实现“双过半”—...
勇立改革潮头 争当行业先锋
精彩纷呈 反响强烈 首届江西省文博会江西出版...
防风险 抓安全 稳发展
优方案 抓深化 创一流——集团公司召开重点工作综合领导小组会议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获评2021年度全...
省委第二巡视组巡视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党委...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社会责任...
全省巡视巡察工作会议暨十五届省委第一轮巡视动...
关于进一步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省委书记易炼红在九江督导督查安全生产工作,提...
省出版集团公司中文天地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
集团公司举办“3.23”警示教育会暨党委理论...
作示范 勇争先 着力开创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新局面
江西电影集团和江西省文投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征程万里风正劲 重任在肩自奋蹄
关于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人勤春来早 奋进正当时——江西出版集团召开主...

百年辛亥——出版人责任的出席

来源:傅伟中  发表时间:2011/12/1 12:51:41  浏览次数:12484  字体大小: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心灵史,而历史则是一个国家的教科书。

  在近代中国,没有哪一个年份像1911年辛亥革命那样跌宕起伏,风云际会。如今,发生在一百年前那一场变革已然尘封,但经过时间的发酵,历史散发出更加迷人的味道,以一百年为一个时间节点,辛亥革命就这样生猛而鲜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围绕辛亥革命,从民国始迄于今,中国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这场变革的纪念,解读,反思和沉潜。

  曾记得,一个国家的国家博物馆大门上醒目地镌刻着:“只有一个国家的文化和历史活着,这个国家才活着。”把辛亥革命从尘封的岁月中清晰地推在我们面前的,有思想者,也有出版人的责任出席。1912年,一部署名为渤海寿臣者的《辛亥革命始末记》,首次使用了辛亥革命的提法。此后,梁启超、毛泽东、陈独秀在其探寻辛亥革命失败原因的宏文中,“辛亥革命”一词均有表述。

  从观察者的角度看,我们可以说,辛亥革命一百年来,出版人责任的担当从未缺席,血脉的绵延从未隔断。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猛回头》、《警世钟》等,如挟风带火,雷雹俱下;章炳麟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黄汉兴的《回天手段》,卢信的《救苦救难》等,革命不易,建设更难。只不过,经过100年时间的淬火,思想的打磨,我们的视角更多元,理解更深刻。一百年后,关于辛亥革命的图书已然蔚为壮观,有全景式叙述历史的,如《天变:辛亥革命纪实》、《从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辛亥革命史》等;有口述历史的,如《孙逸仙传记》、《中华民国开国前革命史》等;也有反思历史的,如《辛亥:摇晃的中国》等。这是当代出版人责任的出席。

  历史是用来叙述的。往事越百年,今天,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历史故事包括浸润鲜血的历史桥段,出现了传说、演绎、戏说,甚至误读。历史传着传着就走样了。

  这不是历史的过错。正如英国文学史家圣茨伯里指出的:“历史学家可以说谎,但历史不行。”研究历史就是在与过去对话,在这种对话中,保持主动并掌握话语权的是现在。遗憾的是,世俗的喧嚣,击穿了历史的围墙,当历史被现在的人们轻松地演绎甚或成为一种谈资,展现给我们的历史就似是而非,它附丽在名和利的屋檐下,淋了个透湿;它成了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丧失了本真;甚至成了思维的口香糖,可以咀嚼、品味,却难以下咽。中国现代历史学家、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中最后说:历史终是客观事实,历史没有不对的,不对的是在我们不注重历史,不把历史作参考。钱穆先生这句话烛照出中国近现代文化人书写历史、传播历史的一个缩影,值得当代学人和出版人警醒。

  包括辛亥革命在内的历史题材出版物,在纲举目张中叙述历史,有三种典型的话语方式。

  还原历史。历史学研究者有个形象的说法:“空着双手进入历史。”就是接近历史,不带特定的意图,不限定特定的对象和主题等。学者易中天说得好:“把历史从冰箱里取出来慢慢化冻。”

  妙说历史。易中天在谈论自己“历史其里、文学其表”的讲座方式时,坦言:真实的不好看,好看的不真实,因此要有一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办法我以为就是“妙说”。在快节奏的今天,历史不能板着脸,不能无视对象就如同财务报表一般罗列历史事件条目,它要以更让读者接受的方式呈现。

  批判历史。学者余秋雨讲过一个观点:批判像一块粗粝的抹布,往往使擦拭的对象越加清晰亮堂。中国人民大学学者张鸣推出的《辛亥:摇晃的中国》被称为“辛亥百年反思第一书”。张鸣说:“如果有人看了此书,不再像过去那样, 把这场革命符号化,从历史书的雷池里爬到了边上,我就心满意足了。” 

  清代魏源认为“执古以绳今,是为诬今;执今以律古,是为诬古”。今天,我们回望历史,既不能庖丁解牛,大卸八块;也不能囫囵吞枣,不明就里。可以思考的探索的还有很多。我们用中华儿女的情怀观照辛亥革命百年历史,用出版人的责任担当观照历史类出版物,我觉得中山先生的一句话穿越了历史的天空,至今仍然振聋发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丽景路95号出版中心
技术支持:江西红星传媒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