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媒体报道

头版头条
优方案 抓深化 创一流——集团公司召开重点工作综合领导小组会议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获评2021年度全...
省委第二巡视组巡视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党委...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社会责任...
全省巡视巡察工作会议暨十五届省委第一轮巡视动...
关于进一步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省委书记易炼红在九江督导督查安全生产工作,提...
省出版集团公司中文天地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
集团公司举办“3.23”警示教育会暨党委理论...
作示范 勇争先 着力开创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新局面
江西电影集团和江西省文投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征程万里风正劲 重任在肩自奋蹄
关于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人勤春来早 奋进正当时——江西出版集团召开主...
推进数字化转型 助力高质量发展
电影《邓小平小道》江西文艺评论家座谈会召开
集江右之经典,聚赣鄱之根魂
春节“两不停” 冲刺“开门红”江西出版集团扎...
《邓小平小道》为何入围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
《邓小平小道》入围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

出版商务周报:中国人读书“四病”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发表时间:2011/5/3 8:57:57  浏览次数:8107  字体大小:
    编者按  刚刚过去的4·23世界阅读日,中国书界策划了不少活动。第八次全民阅读调查显示:阅读率和购买率都在逐年增加。那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和倾向、品位还有哪些可以提升与改进的空间?北方工业大学素质教育研究所所长史仲文先生的一篇文章,作为一家之言,抛砖引玉,仅供出版界同人参考。        

    急功近利浮躁极端       

    读书是人类重要的精神生活。遗憾的是,就目前现状而言,读书既不是一件很惬意的事,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甚至不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现在的青年人中,真正用心读书的比例恐怕也不太高。两则故事说明当代人读书的浮躁:       

    其一,北京某顶级研究型大学,一位被保送读博的研究生参加面试,一位考官问他,读过哪些儒学经典,回答说:“《论语》”。又问:“读过《论语》的哪些版本?”考生认真回答:“《于丹〈论语〉心得》”。闻者哭笑不得。       

    其二:前几年我去参与对研究生进行的面试,问一位考生喜欢读什么书,他回答说读历史类书籍。我问读过哪些历史类书籍,他回答说三国类的。我问读过哪一种,他说主要是看杂志。我总的印象是,虽是文科考生,真正读经典著作的人很少;读专业理论著作的人,也不多;就是特别喜欢看小说的人都不普遍,看得最多的还是教材。这实在是很怪异的事情,看来中国人的阅读确实是出了一些偏差。我把这些偏差归结为四种病症。       

    第一种病症,被动性强迫症。       

    依常理而论,教材与教辅材料是最缺少美感也最不易读的,尤其是中国大陆的教材十有八九文章呆板、枯涩无味。但在校生或应考生为什么不去读原著,不去读美文,不去在十分惬意、悠闲、舒适的状态下去做“阅读旅行”,而要死抱着这些枯燥无味的书啃来啃去呢?而且一定要找出无穷多的知识点,并且把这些知识点一条一条死记硬背下来,原因就在于应试教育的教育体制。这样的读书体验显然很痛苦的,而其性质又是被迫的,痛苦加被迫就构成了被动性强迫症。它的弊端在于:不仅浪费了青年人的大量时间,而且毁坏了他们的阅读兴趣。    
    
    第二种病症,急功近利症。       

    中国图书市场,除去教材、教辅以外,尚有两种书销路不坏:一种是励志书,另一种是养生书。这两种书都属于急功近利型。养生也是急功近利。因为劳保不到位,医保也不到位,古人云:病笃乱投医,而今是,疑病乱读书,干脆,就信那些养生大师的胡言乱语吧。励志书也是偏颇极多,负面影响很大。成功并非不好,但只讲成功,结果往往不好。一味强调成功很容易造成了见利忘义、见钱忘情、见技忘道乃至见物忘人的负面结果。人活着不是只为了成功的,甚至不是只为了成才的,人首先要成为一个人,最好是一个全面发展的人,如果在人这个层面出了问题,成才何益,成功又何益?       

    第三个病症,怪力乱神刺激症。       

    《论语》上有这样一句话:“子不语怪力乱神。”虽然孔子不谈怪力乱神,但文学并不排斥他们。例如,《聊斋志异》就近乎其怪,《水浒传》就近乎其力,《金瓶梅词话》就近乎其乱;《封神演义》与《西游记》就近乎其神。但看现在的出版与阅读状况,未免有些太过怪力乱神了。诸如悬疑小说、玄怪小说、穿越小说乃至挖坟盗墓之类的惊悚小说,今年热了一批,明年又热一批。想当初,鲁迅先生写《中国小说史略》,说到《施公案》一类的小说,曾评之为文意并拙,惊诧其续集不断,竟有如此多的读者乐此不疲。笔者并非反对类型小说,也不奇怪各式各样的标新立异,但笔者真诚地认为,如果阅读空间闪耀的只是这样的星光,显然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第四种病症,极端情绪发泄症。       

    现在我们中国同胞中确实存在不少极端性情绪,甚至存在着某些暴力美学倾向。为什么会如此,我也说不清楚。这样的情绪折射到图书市场和阅读兴趣方面就出现了《中国可以说不》、《狼图腾》这样一时狂热的作品。我不是说这些作品就不应该出版或者说读者就不可以读它,而是说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多元文化共存的时代,在这样一个世界期待中国,很多中国人也期待自己理性崛起的时代,竟然由着这些非理性、非逻辑,混杂着硝烟气味、仇恨情绪与斗争情结的作品风靡,确实是一件不大光彩的事。       

    人文匮乏话题缺失       

    阅读应该有一个不断的历史筛选过程,一个文化善择过程,一个品位提升过程。阅读的个人经验与历史经验甚多,其中一条无可辩驳的经验是,阅读经典永远没有错。       

    以犹太人为例,其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不足0.2%,但获诺奖的比例却高得惊人,自诺奖评选以来,犹太人中产生了100多位得主,占所有获奖者的17%以上。他们取得这样奇异成就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全民阅读经典,即不但成年人读经典,老年人读经典,而且从幼儿起就开始阅读经典。为了便于儿童的阅读,他们还出版了多种《旧约》等经典的改写版本。       

    我们中国人包括现代中国人尤其是青年人,其实也有阅读经典的情结。中国自古就对文化典籍有着特别的情感与崇高的敬意。中国的历代皇帝,不管是大有作为的皇帝还是那些在历史上争议极多的皇帝,都是尊重经典的。例如汉武帝不但具有雄才大略,而且是一个很高明的诗人;李世民同样具有雄才大略,又酷爱书法,还特别喜欢作诗……但不论是哪一位皇帝,特别是自汉武帝以后,都是提倡阅读儒学经典的,从来没有一个皇帝说,别读经典了,就读我的书吧。可见,中国人阅读经典可谓古已有之,影响巨大。       

    如果我们问一句为什么中国的阅读会出现上述种种偏颇,笔者以为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应试教育的结果。       

    其次是优秀读物还不能满足阅读需要。现代中国人写的文史哲类的好书确实不多,它们的弊端是,文学史不美,哲学史不真,史学书籍不善。      
  
    所谓文学史不美是说旧的文学史文字都是很漂亮的;现在的文学史种类、版本极多,但美的传统没了,最大的特点就是让圈子外面的人读不下去。所谓史学书籍不善是说现在很多的历史书籍缺少人文关怀,比如讲三国的书,并不同情杨修、祢衡这样的文学才子的悲剧命运,写唐宋文化的书又常常讥讽李白、苏轼不通人情世故,行为不合时宜,这其实很不合乎现代文明的品性。好的文明是可以善待杨修、祢衡这些有些异端表现的文明,而不是责怪他们、苛求他们,甚至对他们的悲剧人生指指点点,故作高深。当然这不是说中国现在的图书市场就没有好书了,以近些年笔者有限的阅读经验看,好书也真的不算少,如于建嵘的《底层政治》、刘瑜的《民主的细节》、李零的《丧家狗》、陈志武的《金融的逻辑》、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等,但未能兴起阅读热点,我相信它们的影响一定会越来越大。   
     
    第三,一些重大话题性图书缺失。中国人关注的问题多,而且纠结不少,困惑更不少。比如房价问题、医改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税收问题、城市交通问题、幼儿教育问题以及各式各样的文化问题,这些问题原本应该在图书市场上有充分表现,而事实是表现很少,连表达都很少,人们的关心没有安置处,这显然也是造成中国今天这种阅读现状的重要原因。    
    
    尽管如此,笔者仍然相信中国的未来阅读一定会大有希望,因为中国人在,中国人希求理性与文明的心在。       

    (作者系北方工业大学素质教育研究所所长)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丽景路95号出版中心
技术支持:江西红星传媒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