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媒体报道

头版头条
优方案 抓深化 创一流——集团公司召开重点工作综合领导小组会议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获评2021年度全...
省委第二巡视组巡视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党委...
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社会责任...
全省巡视巡察工作会议暨十五届省委第一轮巡视动...
关于进一步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省委书记易炼红在九江督导督查安全生产工作,提...
省出版集团公司中文天地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
集团公司举办“3.23”警示教育会暨党委理论...
作示范 勇争先 着力开创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新局面
江西电影集团和江西省文投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征程万里风正劲 重任在肩自奋蹄
关于落实2022年租金减免的公告
人勤春来早 奋进正当时——江西出版集团召开主...
推进数字化转型 助力高质量发展
电影《邓小平小道》江西文艺评论家座谈会召开
集江右之经典,聚赣鄱之根魂
春节“两不停” 冲刺“开门红”江西出版集团扎...
《邓小平小道》为何入围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
《邓小平小道》入围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

中国经济导报:让更多人走进图书馆,免费只是第一步

── 访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李国新教授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发表时间:2011/4/29 8:48:13  浏览次数:8140  字体大小:
    编者按:今年的4月23日是第16个“世界读书日”,据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这一天的灵感来自于一个美丽的传说,4月23日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大众节日“圣乔治节”,传说中勇士乔治屠龙救公主,并获得了公主回赠的礼物——一本书,象征着知识与力量。    
     
    读书带给现代人类的其实不只是知识和力量,在经历了过多喧嚣的车流和人流后,一本好书往往能让浮躁的心重新归于平静。而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然而,我们遭遇的现实却是国民阅读率的持续低迷和图书馆发展的缓慢,如果说国民阅读率的提升还有待人们阅读习惯的恢复,那么,图书馆的回归或许相对容易些。李国新教授特别指出,要加快图书馆的建设,不能让公众觉得公共文化服务是浪费资源的地方,这些领域一定要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社会效益。       

    2850所,46万人,32公里       

    记者:目前,我国图书馆数量与满足人们需求之间的差距还有多大?     
   
    李国新:现在我国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免费开放涉及博物馆、美术馆、公共图书馆和文化馆(站)四馆一站,公共图书馆的免费开放是世界惯例,美术馆和博物馆免费开放中国则走在前列,很多发达国家的美术馆和博物馆还没有免费。图书馆的免费开放实际上是借用博物馆免费开放的说法。图书馆免费开放的真正涵义是指图书馆免费提供基本服务。如果只是免费开放,进门不要钱,这一点实际上早就已经实现了。       

    虽然在免费上我们已经和世界看齐,但目前我国图书馆的设置率和覆盖率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设置率与覆盖率是两个不同概念。比如说,在我国,一个省要求有一个省级图书馆、一个地区要求有一个地区级图书馆,一个县要求有一个县级图书馆,如果省、地、县都建了图书馆,设置率就是100%。但是设置率不等于覆盖率,覆盖率是指一所图书馆的有效服务半径。任何一个图书馆的服务能力都是有限的,按照国际标准,一所图书馆的服务半径不超过4公里,这个距离以外的人群基本上是享受不到这个图书馆的服务的。所以,图书馆讲究服务体系,就是尽可能把所有人都覆盖到不同图书馆的服务半径之中。       

    在美国,平均不到2万人一个图书馆,全国有图书馆17000所左右。日本平均3万~4万人一个图书馆,日本的国土面积远没有我国大,但其图书馆总量也多达3100多所。我国目前公共图书馆只有2850所,在我国,一所图书馆覆盖的是46万人,平均一个图书馆的服务半径是32公里,跟国际水平相比,差距非常大。尽管这几年我国的文化馆、图书馆发展速度很快,但因为基础太弱,差距依然明显。据估计,从总体上看,我国图书馆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差距在30年左右。       

    记者:文化部、财政部出台的《关于推进全国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免费开放工作的意见》中,免费开放包括公共空间设施场地的免费开放和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健全并免费向群众提供两个方面。这个基本服务的范畴与发达国家相比,内涵上是否一样?       

    李国新:基本服务和非基本服务的划分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有其时间性和地域性,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代,基本服务的范围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国今天的基本服务与美国今天的基本服务范畴是不一样的。再比如,在我国,浙江省的基本服务和甘肃省的基本服务也可能不一样。       

    基本服务由经济发展水平来决定。我们现在所说的基本服务是根据目前中国的经济情况来划定的一个大致范围。中国幅员辽阔,具体到每个省,可能都会有自己的划分标准。但总的来说,政府买单的一般就是基本服务。       

    虽然基本服务有地区性和时间性,但基本服务保障的是基本权益这一点是相同的,基本权益是现代社会公民的一种基本权利,这种权利是需要得到保障的。就像义务教育不收费一样,不是政府不要钱,是所有人以纳税形式提前交了。义务教育以外的教育需要收费,是因为已经超越了基本服务的范畴。这与图书馆的道理是一样的。       

    按照国际惯例,图书馆向社会公众提供的服务包括3类,提供文献信息资源的检索、借阅、浏览;提供活动,展览、讲座、读书会等活动;提供设施,把一些公共设施提供给公众自由使用,像自习室、报告厅等都属于设施。全世界所有的图书馆提供的服务都是这3类。这3类产品中的基本服务都应该免费提供。比如图书馆的报告厅,举行演讲会、读书会,是不能收费的。这属于基本服务和基本业务。相反,如果有空闲,一个商业企业来租用图书馆的报告厅,图书馆是一定要收费的,因为这属于非基本服务。商业机构使用公共设施以盈利为目的的,不能让全体公民为你买单。再比如复印材料也不是基本服务,在全世界都不免费,国内有极少数的图书馆提供免费复印,这是把免费范畴泛化了。图书馆发展的方向就是基本服务免费,非基本服务降低收费。       

    免费是第一步       

    记者:免费可能会让更多的人群走进图书馆,但除了免费外,图书馆还需要加强哪些方面的建设?       

    李国新:图书馆制度在社会系统中的作用是保证公众知识和信息平等获取的机制。所以这种机制要保障所谓的普惠性、均等性,就要不设门槛,人人都能享受。因此,这种制度无论国内、国外都应该免费。过去,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和观念所限,我国图书馆的一些基本服务没有免费。今天我们做到这一点,说明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虽然免费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要解决一切问题必须从免费做起,免费是第一步。       

    免费之后,就应该提高服务质量,改善服务效益。我国图书馆现在一方面保障不到位,另一方面,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益跟发达国家相比也有很大差距。主要表现是服务质量不高,服务项目不齐全。所以,图书馆建设重点还应该放在提高质量,改善效益上。以改善效益为例,在美国,公共图书馆的有效持证读者占总人口的60%多。日本,公共图书馆的有效持证读者占总人口的40%多,中国目前公共图书馆的有效持证读者仅占总人口的1.3%,这就是服务效益上的差距。       

    所以,免费开放以后,图书馆的发展重点要放在健全服务项目、提高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益上。公共产品一定要低投入,高效益。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有一句话,把基本公共服务当成制度化产品提供给全体公民。《关于推进全国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免费开放工作的意见》中也有这样的表述,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免费开放实施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到2011年底,全国所有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实现无障碍、零门槛进入,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全部免费开放,所提供的基本服务项目全部免费。第二阶段:到2012年底,全国所有一级馆、省级馆、省会城市馆、东部地区馆站免费提供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质量和水平不断提升,形成2个以上服务品牌。其他图书馆、文化馆站实现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健全,并免费提供。       

    小投入,大效益       

    记者:您认为在图书馆建设方面还应该注意什么呢?       

    李国新:任何产品向公众提供时都离不开两个要素,一个是设施,另一个是制度。同一文化产品,可以以市场的形式提供,也可以以公益的形式提供,这当中就要制度去发挥作用。比如公共图书馆的资源可能也是买来的,但向公众提供的时候就要免费。这些钱谁来出呢?政府来出。政府来出的实质就是全体公民共同出,这就是通过制度让所有人享受到基本的文化服务,因为享受基本文化服务是保证基本文化权益的重要方面。       

    另外,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图书馆的基本服务项目应该不断完善、健全。以前我国图书馆上网是收费的,现在《意见》中明确上网不收费了。随着时代的发展,网络资源的利用由非基本服务变成了基本服务,还有自习室免费开放,以前中国不少图书馆的自习室,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图书馆的自习室是收费的。《意见》也明确公共空间要免费提供,自习室就属于公共图书馆中的公共空间。这就是变化趋势。       

    记者:提高服务质量包括那些方面?       

    李国新:十二五期间要把公共文化服务的软件建设作为重要任务。所谓软件建设就是指现有的资源、设施基础上,大力提高服务质量。公共图书馆的外借率,到馆率,有效人群覆盖率,人均外借成本等,都应该有明显的改善。       

    不能让公众觉得公共文化服务是浪费资源的地方,这些领域一定要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社会效益。       

    经典图书馆       

    日本横滨图书馆:小的即是美的       

    横滨市立图书馆并非一个馆,而是四五家支馆的合称。1950年,日本颁布了《图书馆法》,根据当时日本的国情,各大城市的市立图书馆都采取了一个主馆加多家分馆的架构。这些支馆散落在城市的各个主要街道,设置率很高,几乎从每个住宅区走5至10分钟便可以见到一座图书馆,因此,日本图书馆成为市民们最舒适、最方便的去处。       

    日本图书馆的查询系统很方便,不仅提供书的详细编号,而且动态显示从所在地到所查书的路线图。图书馆的复印机是投币式的,价格低于市场价。复印材料要填写表格,内容包括复印的书名、分类、书号、复印的章节等,这些资料都要存档整理,以便知道书籍的利用率。       

    法国国家图书馆:八公里自动传送轨道       

    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外形宛如四本打开的巨书,每幢以L型形状设计,这4栋地上18层、地下4层的楼群成为了巴黎的航标。它既没有围墙,也没有大门,完全是一副法国式的宽容、开放的姿态。       

    图书馆的四栋玻璃大厦均为书库,大厦之间有玻璃回廊从底部相连。进入大楼核心区,可以看到房屋上方有一套地铁似的自动传送轨道,一个个小圆吊箱沿轨道穿行,你来我往,有条不紊。原来,这几十条长达八公里的铁轨在十分钟内能将书库的图书送到读者手中。一切都交由调书单和机器处置。馆内共有5600个门、17000把钥匙,有四名专职人员管理,创下了世界最高记录。而阅览室之间的巨大的钢化隔间是为了在火灾发生时保护图书,防止火势的蔓延。       

    瑞士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       

    瑞士国立图书馆除了收集在瑞士出版的四种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拉丁罗马语)的所有印刷品之外,还收集世界各种语言的有关瑞士的出版物,对有心研究瑞士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务必要拜访的方便之处。此外,这个图书馆编制了瑞士国内图书馆的藏书总目录,从而成为城市之间、图书馆之间相互利用图书的中枢。无论在哪个城市,只要办理简单的手续,一周左右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书刊,只需交付通知书刊到达的明信片的费用即可。       

    16世纪,波及整个瑞士的宗教改革的风暴,给几个成为改革据点的城市留下了神学研究学府和图书馆。这些学府和图书馆后来发展成为大学和附属图书馆。苏黎世、伯尔尼、洛桑、日内瓦等地的大学图书馆同时都具有了很强的公共性,肩背了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这两种职能。       

    梵蒂冈图书馆:教皇亲写催还信       

    今天的梵蒂冈图书馆楼翻修于1984年,但馆内仍保留了中世纪的读书木架,阅读时,手稿必须摆放在专用木架上,手指不能在手稿表面停留。即使在自己的本子上做笔记,也只能用铅笔,钢笔圆珠笔等一律不能带进图书馆,翻页时也不可持笔在手。       

    更为有趣的是,在两百年前的梵蒂冈图书馆,图书从来不上架,而是按类别分放在长桌上,用链绳把书拴在桌凳上;借走的图书仍然带着链绳,以便提醒读者及时归还。那时候因为没有职业馆长,教皇有时候必须亲自为重要图书写催还信。       

    福尔吉·莎士比亚图书馆:屈指可数的私人图书馆       

    美国私立图书馆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特有的产物。私立图书馆往往是由一些实现了美国梦的资本家投资,专注于某一领域或者某位名人的收藏和研究。       

    福吉尔·莎士比亚图书馆就是由石油大亨亨利·克莱·福尔吉捐赠的莎翁主题图书馆,该馆坐落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旁边,其收藏囊括了莎翁的书籍、手稿、传单、油画等,重现了莎翁当年的历史情境。至今为止,莎士比亚“第一对折剧本”仅存230本,而福吉尔图书馆因藏有最丰富的多达79本莎翁的原版“第一对折本”,而成为全球莎翁作品原版收藏量最大的图书馆。对于无数的莎翁迷来说,这无疑是一笔无价之宝。        

    (李国新,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博导,主要研究方向是图书馆法治与管理、文献信息资源检索、文献目录学、古籍资源数字化等。)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丽景路95号出版中心
技术支持:江西红星传媒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