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彭学军 偷盗事件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陈政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陈政 羊八井:黄、白、蓝、与远方的圣山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九岁那年,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们全家从城里搬到了乡下,我父母从国家干部变成了农民,和农民一起种田。怎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不过,爸爸妈妈好像很满意这样的变故,从他们舒展的眉头可以看得出。
  妈妈带着妹妹老扁去到湘西苗区一个叫桃花寨的小村子里,爸爸去了一个更偏远的山寨。我被留在城里照顾多病的奶奶。一年后,奶奶去世了,我也去了桃花寨。
  我独自一人乘车来到镇上,事先说好的一只运化肥的小船把我接进了寨子。
  悠悠的河水托着小船缓缓地行着。这条河叫酉水河,河水十分清澈,能看见河底袅袅娜娜的水草和灵动的小鱼。河水不徐不疾,在阳光下闪动着碎金细银一般的光。
  那是三月里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沿岸是望不尽的葱绿苍莽的大山,缤纷的野花点缀其间,脆生生的鸟鸣声和旋律优美的山歌远远地传过来。
  我一路应接不暇地望着这美好的景致,失去奶奶的悲伤渐渐淡去。
  摇橹的是个哑巴老头,我们行的是顺水船,哑巴老头就摇得十分散漫,有一下没一下地,船行得也很散漫。
  不知过了多久,我倦了,后来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桃花寨就在眼前了。
  我眼睛一亮,真是名副其实的桃花寨哦。小小的一个村落掩映在一片桃花中,那些拙朴、陈黯的房舍在绚烂的桃花中影影绰绰,有一种入画的美丽。
  小船慢慢地朝岸边靠去,远远地看见妈妈和老扁在岸边等我,老扁蹦跳着朝我招手。
  “妈妈——”
  “老扁——”
  我兴奋地喊着。船靠了岸,我下船。妈妈欣喜地抚着我的肩,仔细地打量我,说:“长高了,长高了蛮多。”老扁很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傻傻地笑。
  这时,阿桃正巧背了五桃来河边洗衣服。
  “阿桃姐,我姐来了。”老扁兴奋地说。
  阿桃看着我友好地笑笑。我自然不认识阿桃,但我第一次见她就有一种很亲切、很熟稔的感觉,好像我们从来就认识似的,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我和阿桃是很投缘的。
  阿桃的五官并没有十分动人的地方,但它们搭配在一起就使阿桃有了一张十分清秀的脸。苗族是习惯戴头帕的,阿桃很少戴,阿桃喜欢梳一条黑亮的辫子垂在腰际,或将它们盘在头顶。但那天阿桃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她身上的那条围裙。围裙上绣了两朵色彩缤纷的并蒂莲,我被它的艳丽和精致所吸引。
  同阿桃道别时,阿桃用生硬的汉话说:“来玩哦。”

  队里没有房子,就把仓库隔了一半给我们住。
  仓库前是一块晒谷坪,不晒谷子的时候,那里就成了我和老扁唯一的娱乐场所。
  这天晚饭后,我和老扁坐在晒坪上玩丢沙包,阿桃背着五桃来了。阿桃话不多,她站在一旁浅浅地笑着看我们玩。她对这样的游戏感到很新奇。
  阿桃今天换了条围裙,这条绣的是月季,中间一朵开得很热烈的大花,两边拥簇着些红红绿绿的碎叶和藤萝。阿桃的衣服都很普通,但她有几条很光鲜、很别致的围裙,这对阿桃来说是恰到好处的点缀。
  五桃在阿桃背上极不老实,阿桃就让她下来,五桃便蹲在地上看我们玩。五桃还不到一岁,在没有妹之前,阿桃到哪儿都背着五桃。我不喜欢五桃,她太爱哭了,有事没事叽叽哼哼的。这回她真正把我惹恼了。
  我们正到兴头上,五桃猝不及防地尿了起来。阿桃赶紧把五桃抱开,但是已经晚了,有两个沙包被尿水浸得湿淋淋的。阿桃恼了,在五桃屁股上拍了两下,五桃就哇啦哇啦大哭起来。阿桃又心痛了,边哄五桃边向我们道歉。
  我和老扁都有些沮丧,又不好说什么,老扁的嘴噘得老高。
  阿桃背着五桃讪讪地走了。
  几天后,阿桃来找我们,她一进门就把两手藏在后面,笑吟吟地望着我和老扁,然后猛地将两手在我们面前摊开。我和老扁都惊喜地叫了起来——是一副沙包,每个沙包上面绣了一朵桃花,每朵桃花的形态都不一样,有的开得正浓,有的半花半蕾,有的还只是一枚尖尖的花骨朵。
  苗家的女孩都会绣花,绣花是她们做女孩时的首要功课。她们在裤沿、袖沿、襟边绣上色彩艳丽的花边,这就大大弥补了衣料的粗陋。
  阿桃的花绣得尤其好,她绣小鸡,能看见茸茸的细毛,给你一种温温软软的感觉;她绣一片叶子,颜色并不均匀,有明有暗,有一种阳光照在上面反射的效果……阿桃的巧手与聪慧是没人比得上的。
  我们的尖叫声惊动了妈妈,妈妈过来问什么事,我把沙包递给妈妈,她也惊诧了。
  妈妈原来是市文化馆的,是她主动向上级部门提出到苗区来,她想写一本关于少数民族文化风俗、发展历史方面的书。她喜欢和一些走路颤颤巍巍、耳聋眼花的老人打交道,她十分吃力、很有耐心地和他们促膝交谈,并四处收集一些陈砖旧瓦、破碗烂罐,拿不走的就把它们一一画下来。妈妈对自己的事业如痴如醉,但我和老扁却不以为然,觉得太不美好了,跟收破烂的差不多。
  在看到阿桃绣的桃花后,妈妈开始对苗族的刺绣发生了兴趣。
  阿桃给我们绣的沙包我们没舍得用,后来终于被妈妈收了去。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