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彭学军 偷盗事件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陈政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陈政 羊八井:黄、白、蓝、与远方的圣山
周文 三湾之水清兮
彭学军 阿秀婆欢欣无比的葬礼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走进阿桃的家


  从那以后,我们常去阿桃家玩。苗族住房的布局大多是一样的,进门是堂屋,两边是厢房。堂屋右边的正中央有一个火塘,到了冬天,那里是最温馨的一角,火塘一天到晚都烧得旺旺的。大雪封山的日子,没了活干,一家老小都围在火塘旁。男人一支接一支地卷旱烟抽;女人缝缝补补,手上总有做不完的事;孩子则忙着弄吃的,一会儿烧红薯,一会儿烧豆子,一会儿烧苞谷,吃得一张嘴黑乎乎的。火塘的上方吊着几块黑亮黑亮的熏肉,熏肉平时是舍不得吃的,只有过节或来了客人,才割下一小块炒辣椒吃。 
  堂屋的左边是厨房,灶一律都很庞大,因为要安一口巨大的锅,是用来煮猪潲水的。堂屋靠墙的地方还横着一架碓——一副结实的木支架,顶端安着一根铁杵,铁杵正对着一个石臼,人站在木架的另一端踩,踩一下,铁杵就在石臼里砸一下,一般是用来舂干辣椒、苞谷粉或红薯粉的。有时我和老扁想吃苞谷粑了,妈妈就让我们拿了苞谷到阿桃家去舂。 
  寨子里家家户户都栽桃树,那里出产的香水桃是远近闻名的。香水桃个大、皮薄、肉脆、汁甜,好吃得恨不得连桃核都吞下去。阿桃家的屋前也栽了三棵桃树,后来被阿桃爸砍了两棵,因为阿桃妈总是生女孩。至于为什么阿桃妈生女孩阿桃爸就要砍桃树,我后来才弄明白。 
  现在阿桃家只有一棵桃树,桃树的两旁各蹲着一蔸默然的树桩。 
  阿桃四个妹妹,她们依次是二桃、三桃、四桃、五桃。阿桃父母一直热切地盼望着能生一个男孩,可他们总是源源不断地生女孩。桃树是生四桃时砍的,生五桃时又砍了一棵。 
  五个女孩中,二桃是最聪明也最有出息的,是这个寨子里唯一在县中上学的女孩。二桃学习很用功,每个学期都会拿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回来,阿桃把它贴在堂屋最显眼的地方。二桃给这户总是生女孩的人家增添了许多荣耀。 
  去县中要走几十里山路,二桃几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每次二桃回来,这个家都像过一个小小的节日。走的时候阿桃总要割一小块熏肉,用辣椒干炒得香喷喷的,装在饭篓里让二桃带上。 
  这天我和老扁去阿桃家舂苞谷粉,远远就听见阵阵笑声。老扁说,准是二桃回来了。 
  第一次看见二桃,就觉得她的确与众不同。二桃剪短发,穿汉族衣服,上身是一件褪了色的格子衫,下面是蓝布裤子、黑布鞋。虽然都是很普通的打扮,却给人一种整洁清丽的感觉。二桃像城里的女孩一样,很大方地招呼我们进屋坐。 
  阿桃在灶前烧火,阿桃妈从一只小坛子里一点一点地往外掏着什么,大概是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五桃站在专门供还走不稳的小孩站的木站桶里,手里拿着一只二桃买来的红气球,嘴里咿咿呀呀兴奋地嚷着。后来气球泄气了,老扁就去帮她吹。 
  四桃是五姐妹中最漂亮也是最娇气的,刚上学,见二桃进城念书很风光,嚷着将来也要去城里念书。平时懒懒的不愿做事,一有空就捧着课本看,也不知道她看进去了没有。二桃给她带回了一截红毛线,这会儿正很嗲地偎着二桃缠毛线。 
  二桃和我一见如故,我们坐在门槛上说话,二桃问我原来在城里念书时候的一些事,体育课上什么啦,教了什么好听的歌,会不会经常排节目。还说起了城里女孩做的游戏,像丢沙包、跳房子、跳皮筋、踢毽子……后来二桃说我们可以来踢毽子玩,就找了一个铜钱,我们开始做毽子。 
  远远地传来吆喝声,是三桃回来了。 
  三桃长得敦敦实实的,说话粗声大气,上树下河、打架砸瓦的事都会干,跟男孩子一样野。她只念了两年书就再也坐不住了,就给队里放羊。三桃赶着羊跟着一帮男孩子成天漫山遍野疯跑,早上腰间别着一只饭篓出去,要到太阳落山了才回来。 
  二桃把羊圈好,大大咧咧地将空饭篓扔给二桃,拿了把锉刀就出去了,三桃是去挑野葱,每次二桃回来,三桃都要挑些野葱给二桃炒蛋吃。只舍得打一个蛋,放一把野葱,能炒出一大碗来。 
  阿桃在帮我舂苞谷粉,碓发出吱吱嘎嘎的欢叫声。 
  舂好苞谷粉,阿桃爸回来了,我和老扁赶紧逃走。 
  阿桃爸在山那边守磨坊,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阿桃或阿桃妈经常去给他送点吃的。 
  我和老扁都很怕阿桃爸。阿桃爸是个寡言的人,成天黑着一张脸。我们怕他主要是因为他左边的眉毛上横亘着一道蚯蚓一般紫红色的疤,那道疤皱褶着,牵扯得他眼皮有点往上吊。这样他看人时就会露出更多的眼白来,显得很凶的样子,我从来不敢正眼看他。 
  听说阿桃妈年轻时是寨子里最漂亮、山歌唱得最好的女孩,我不明白阿桃妈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凶巴巴的人。后来才知道,在阿桃爸看上阿桃妈的同时,另一个人也看上了她,他们为阿桃妈唱了大量的情歌,并都信誓旦旦非阿桃妈不娶。而在阿桃妈的眼里,他们并列优秀,对她也并列痴情,她无法取舍。 
  于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他们约定在一丘开满紫云英的田里决一雌雄——这种择偶方式在当地是常见的。规矩很简单,赤手空拳,不准使用任何器械,谁将对方按倒在地谁就是优胜者。对方也是一个高大魁梧、孔武有力的人,前两轮平了,最后一轮,两人都很紧张,都拿眼睛去看阿桃妈。阿桃妈和她的一帮小姐妹站在一旁观战。 
  谁想阿桃妈比他俩还要紧张,脸涨得通红,反倒比平时更增添了几分妩媚。这平添的妩媚大大激发了两人战胜对手的勇气和信心,最后一轮战得格外激烈,两人都竭尽全力要制服对方,同时又拼命地顽强抵抗。谁稍稍露出一点失败的迹象阿桃妈就心痛得要命、紧张得要命——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希望谁赢。最后阿桃妈干脆背过脸去…… 
  突然,她听到一声惨叫,扭头一看,只见阿桃爸用手捂着眼睛,满脸是血。原来阿桃爸看准一个破绽,猛地将对手扳倒,跃身把对手骑在了胯下。对手恼羞成怒,顺手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他砸去,砸在了他的右眉骨上,顿时鲜血直流…… 
  阿桃妈冲过去,将阿桃爸的头抱在怀里…… 
  那个小伙子知道大势已去,赧然离去。从此再没在寨子里露过面,听说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就这样,阿桃妈嫁给了阿桃爸。 
  这个动人的故事虽然让我对阿桃爸有了许多好感,并由此产生了对未来的一些美好而模糊的联想,但我仍然怕见他。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