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彭学军 偷盗事件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陈政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陈政 羊八井:黄、白、蓝、与远方的圣山
周文 三湾之水清兮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偷盗事件


  我们的学校建在一座峭拔的石山上,远远望去,葱郁繁茂的树木掩映的几间土坯房时隐时现。石山下萦绕着一条湍急的小河,学校与对岸最便捷的通道是一道拦河坝。雨季涨水时,河水越过坝面,扯着一幅白亮的水帘倾泻而下,砸在下面的乱石上,溅起一簇簇纷繁晶莹的水花。这个时候我们上学就得走弯路了。
  弯路虽说要多走八九里山路,但其实是件很快乐的事。约上几个同学,一路上打打闹闹,且走且玩。路上还有许多野果子,顺手就摘得到,当然看见梨、李子、枇杷什么的也忍不住要偷些来吃。
  一次放学回家,走到一片甘蔗林旁,一个小子钻进去撒尿,出来就兴奋地向大家报告:他发现了一棵枇杷树,枇杷有半个拳头那么大。
  “怎么样?”那小子咽了口唾沫说。我看见他眼里闪烁着金黄色的光。
  “这……这样不好,我先回去。”老扁首先表态,脸红红的,没偷倒像是偷了似的,然后拿眼睛看我。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我经不住金黄色光泽的诱惑。
  老扁从小就是乖乖女,让父母省心,她的绰号就是最好的证明。她小时候可以一整天一整天静静地躺在摇篮里,只要不饿着、不冻着她就不哭不闹。我比她大两岁多,却不及她十分之一乖,会走路后就不停地闯祸,今天打了热水瓶,明天把妈妈的笔记本画得一塌糊涂,后天把自己的头摔一个大包,然后老实半天,第四天就在刚穿的新衣服上泼了一大片墨水。所以大人们都忙着对付我,就让她整天整天地躺着,就把脑壳都睡扁了,后脑勺平板一块,于是就叫她老扁。
  还有一个胆小的女孩和老扁先走了,我和另外两个小子留了下来。毕竟是女孩,干这种事有点心慌,我说你们两个人去,我在这儿放哨。
  后来那两个小子半天才回来,只给了我八颗枇杷,我估计他们蹲在树下吃够了剩了八颗给我。我吃了六颗,留了两颗准备回去贿赂老扁。
  谁知老扁不等我贿赂就把我出卖了。我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妈妈和老扁已经在吃饭了,桌上没有我的碗筷。我进去,她们谁也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只顾埋头吃饭。我放下书包,拿了碗去盛饭吃。
  “你还需要吃饭吗?”妈妈抬起头,语调平稳地说,两只眼睛却严厉地瞪着我。
  我知道她言外之意是说:你吃枇杷该吃饱了还用吃饭吗?我狠狠地瞪了老扁一眼,老扁心虚得差不多快将头埋到碗里去了。我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就非常知趣地从实招了,但我强调了我只是放哨,没有亲自去偷,以为这样罪过会小一点。但妈妈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只是形式问题,实质是一样的,亲自偷和帮助别人偷都是偷。我只得低头认错,保证改正,永不再犯。
  妈妈见我态度还好就叫我写份检讨书贴在墙上再吃饭。
  我便写了一份自以为十分深刻的检讨书,吃了饭又积极主动去洗碗。
  晚饭后妈妈出去了,老扁抑扬顿挫地朗诵着我的《检讨书》:

  检讨书
  今天下午放学的路上,看到一棵枇杷树,有两个同学去偷,我帮他们放哨,这是我好吃自私的表现。偷枇杷是小事,若不及时改正,就会在错误的路上越滑越远。今后我一定引以为戒,克服好吃的坏毛病,做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念完后老扁谦虚地问我:“引以为戒”是什么意思?
  我和老扁的关系很不稳定,时战时和,她老是有事没事地招惹我,惹恼了又来巴结我。我不理她,洗完碗就出去了。我先躲着把准备贿赂老扁的那两颗枇杷吃了,然后去找阿桃玩。
  还没走到阿桃家,就听见织布机咣喳咣喳的声音。这里许多人家都有织布机,吃了晚饭,屋里屋外收拾干净,女主人就坐在了机床前,咣喳咣喳织到半夜。织好的布拿到染屋去洗成黑色或靛蓝,一家人的衣料就有了,若有余还会拿到集市上去卖。
  傍晚时分,淡淡的雾气和着柴草涩涩的炊烟在寨子里荡漾着,远远近近的织布声和偶尔传来的狗叫将傍晚的寨子渲染得格外安祥。
  我走在窄窄的、青石板铺就的村巷里,刚才的不快渐渐淡去,不断碰到晚归的人,都友好地招呼我,一律都是——“干部女,吃了吧”,或用苗语,或用生硬的汉话。我用苗话回答说吃了,我已经学会了几句常用的苗语。
  这儿的老老少少都叫我干部女,因为我父母都是拿工资的国家干部,于是我就成了干部女。
  到了阿桃家,看见阿桃妈在织布。阿桃妈瘦瘦弱弱的,做不动田里的活,我每次来几乎都看见她坐在那儿织布。见我来了,阿桃妈赶紧站起身来,笑笑地说:“干部女来了。”
  阿桃妈拿了个红薯给我吃,我每次来阿桃妈都要拿东西给我吃。
  我发现她又怀孩子了,肚子微微地隆着。见我盯着她的肚子,阿桃妈说:“干部女,你说我肚里是崽还是女?”
  我很乖巧地说:“是崽!”
  阿桃妈笑得合不拢嘴。她这一笑才让人觉得她年轻时确实漂亮。
  阿桃在绣花,我走过去站在一旁看她绣。
  阿桃绣花的样子很生动,有几分甜美,又有几分娇羞。阿桃在绣一床红被面,一对金黄色翩然起舞的凤凰衔着一幅红双喜。后来我才知道阿桃是在给自己绣嫁妆——苗族兴早婚,十六七岁大多就嫁了人。
  突然,我眼睛一亮,我看见阿桃床头搭着一条宽宽的十分艳丽的花带。除了绣花,织花带也是苗族女孩的拿手活。花带可以用来做腰带、背孩子的背带、挎包的背带。这条花带很宽,我拿不准阿桃是用来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编着玩儿的。”
  “那,那给我做书包带吧。”我拿着爱不释手地比划着。
  阿桃赶紧慌慌地一把抢过去,说:“这个我有用的,下次再给你织一条。”
  后来我才知道这条花带是做什么用的。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