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彭学军 偷盗事件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红枫树下的对歌


  收割的季节到了,学校放了农忙假。我们的学校是所中心小学,附近几个寨子的孩子都到这儿来读书,其中也有不少像我们这样随父母从城里搬到乡下的干部崽、干部女。农家子弟回家帮着割稻子,学校规定我们每人要交二百斤农家肥。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还剩下老扁的一百斤。她已经往学校送了五趟肥了,蚂蚁搬家一样每次挑一点点,还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的。每次回来就一脸苦相地撩开衣领给我看,她细嫩的肩让扁担压出一道道红杠杠,我着实有点心痛。在享用了她讨好我的一把红枣后,就很友善地叫她歇着,剩下的一百斤包在我身上。
  这天我早早地就挑着粪箕出了门,山上坡下转了大半天,正午过了才捡满一担牛粪。
  初秋的太阳还是很有威力的,晒得我头昏眼花,衣服都湿透了。我又饿又渴又热,挑着一担满满的牛粪走下一道陡坡时,不禁两腿发软,不知怎么的让一根枯树枝绊了一下,便连人带物稀里哗啦滚了下来。
  我闭着眼睛听天由命地滚着,心里连连叫苦:糟了,我的胳膊折了,腿断了,腰扭伤了。
  滚到坡脚下,我试着站起来,还好,手脚都没问题,腰也好好的,就是衣服上沾满了牛粪,浑身臭烘烘的,还有我辛辛苦苦捡了半天的牛粪,泼洒得一干二净。两只粪箕,一只倒扣在我身边,另一只挂在一棵树枝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高高挂起的那只粪箕,鼻子酸酸的直想哭,但又想浑身臭烘烘地坐在这儿也哭不顺畅,就来到一条小溪旁边洗边哭。
  总算洗干净了,找到一块平展的大石头坐下来,才发现周围竟是一派迷人的好景致。
  一条清亮碧透的小溪悄无声息地流淌着,小溪边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旁是一抹龟背样的缓坡,坡上长满了一丛一丛的芭茅草,芭茅草丛中挺立着一棵无比璀璨的红枫树。就在这样一幅绚丽的秋景的陪衬下,响起了一阵美妙的歌声:“呢喂——”
  这是苗歌的开头,千遍一律,声调拖得很长,接下去我就听不懂了,我只听得懂几句常用的苗话。前面几句是男声唱的,嗓音有点沙沙的,还有很重的鼻音。然后是女声唱,声音很好听,清亮而又甜润,就像眼前这条明澈的小溪。
  歌声从那棵红枫树下传过来。芭茅草又密又高,我看不见他们,但我知道,这是“阿哥阿妹”在对歌。苗族人做农活或是赶集的时候喜欢对歌,常常是一拨一拨地对,输了的一边齐齐地打一声“哟嗬”,就嘻嘻哈哈地一哄而散,很好玩的。但像这样一对一地对歌就不是闹着玩的,说明他们是好上了。
  我的好奇心被大大地激发了,我很想知道阿哥阿妹是谁,我忘了哭泣,站起身躲到一块大岩石后面,放开嗓子“喔”地冲他们鬼叫了一声。
  芭茅草被分开了,一颗头探了出来,朝这边张望,那是一张熟悉的脸,是龙老师!我还看清了他头上包了根五彩头帕——我顿时明白“阿妹”是谁了。那根五彩头帕就是我在阿桃家看到的那条精致的花带做成的,怪不得阿桃不肯给我呢,原来是派这个用场的,这当然比我做书包带重要多了。
  知道“阿妹”是阿桃后,心里有几分欣喜,又有几分羞羞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什么事被别人知道了。
  我仰面躺在石板上,望着湛蓝湛蓝的天,心如一只轻捷的小鸟一样快乐地飞翔。
  我细细地回味着他们唱的那些歌,虽听不懂,但我觉得旋律中透着一种意味深长的亲昵和默契,我开心地轻轻笑了。觉得他们在一起是很好的。阿桃灵巧、善良、娴静、秀丽,能唱那么好听的歌,绣那么好看的花边,织那么别致的头帕。龙老师长得很帅气,皮肤是山里人少有的白皙,最出色的是他的眼睛,标准的丹凤眼,这让他看上去英俊而又温柔,更重要的是他读过高中,我猜阿桃多半是因为这个看上龙老师的。
  阿桃很想上学,但她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了,接二连三出生的妹妹需要她照顾。阿桃曾自豪地对我说,她念书时多半都是考一百分,如果让她念下去,她肯定能考上县高中。
  回到家,边洗菜边回味刚才的情景,想到我鬼叫一声龙老师探出头来的样子,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老扁见了,忙问我笑什么。
  我说阿桃和你们龙老师好了。龙老师没教过我,他教一、二年级,老扁是他教的,
  本来我是不屑告诉老扁的,她什么都不懂,懵懵懂懂的。果然她听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好……好什么?”
  “就是阿桃将来要嫁给龙老师。”我一针见血地指出。
  “真的?”老扁咧嘴傻傻地笑了。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