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彭学军 偷盗事件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阿秀婆和她美味的酒糟鱼


  第二天放学后,我又去看了妹,老扁也嚷着跟了去。
  不知为什么,我老牵挂着那小小的肉团,她那副样子一点也不可爱。可一想到她我的心就柔软、湿润得要命,如一片饱含了水汽的云,可一会儿,水汽又迅速地蒸发掉了,云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我在替妹担忧着什么。
  回家时,太阳已经落坡了,风凉凉地吹过来,家家户户的屋顶都沁出一层灰白的炊烟。炊烟和傍晚的雾气模糊了寨子的轮廓,寨子显得朦胧而又幽远。
  鸟儿不出声地倦倦地飞着,落在树上那温馨的巢里。
  “花哎——”
  “根哎——”
  母亲们唤小孩回家吃饭的声音悠长地传了过来。
  苗族叫小孩的名字只叫最后一个字,尾音袅袅极有韵味地拖得老长,像小船过后,河面上荡漾着的细碎的涟漪。
  还没到家,远远地就看见妈妈和谁坐在门前的半盘石磨上说话。走近了,我和老扁都吓了一跳,竟是阿秀婆,我们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
  阿秀婆已经很老了,即使到了冬天她也不戴头帕,好像在有意炫耀她那一头醒目的白发。阿秀婆又瘦又矮,一年四季都穿着袍子一般的黑色大襟衫,走起路来飘飘荡荡的,显得有些鬼气。而在孩子们的眼里,她确实是半人半鬼。无论在做什么,她一张枯皱的嘴都不停地嘟哝着,声音十分含混,没人能听清她在说什么。孩子们都说她是草鬼婆(也就是巫婆),说她是在念害人的咒语。而对付草鬼婆的办法就是将大拇指插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紧握拳头,这样咒语就近不了你的身。所以,只要远远地看见阿秀婆,孩子们就会将拳头攥得铁紧。
  我们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站住了。
  “不知道她有没有带那只陶罐子来。”老扁舔舔嘴唇说,我也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我们都同时想到了阿秀婆的酒糟鱼。
  其实我们对阿秀婆的情感是十分矛盾的,我们都怕阿秀婆,但又不可抗拒地被她吸引着,因为她会做一种好吃得要命的酒糟鱼。
  在阿秀婆住的茅棚后面,有一条小溪,溪里有一种头是淡紫色的永远也长不大的小鱼——也只有这条溪里才有这种鱼。这种鱼鬼精鬼精,很难捞得到,但阿秀婆捞得得心应手。有人说,她会一种咒语,只要一念,鱼儿就争先恐后、成群结队地往她的篓子里钻。有胆大的男孩想看个究竟,在阿秀婆捞鱼时将拳头攥得铁紧,悄悄凑上去,结果被阿秀婆发现了,用烟斗在他头上敲了几个栗子包。
  阿秀婆捞鱼秘密,做鱼就更秘密了,没人知道具体工序和作料。酒糟鱼家家都会做,但用平常的鱼和平常的作料也就只能做出平常口味的鱼,小孩咬一口就撇嘴——完全不能和阿秀婆的酒糟鱼相提并论。
  我们都认识阿秀婆那只乌黑粗拙的陶罐——有时阿秀婆会招呼我们到她的茅棚里去,捧出那只黑陶罐,把里面的小鱼分给我们吃。
  那鱼被浸泡得黄灿灿的,几近透明,里面的小刺都看得清清楚楚,玲珑剔透的样子让人不忍用牙咬碎它。
  我们一只手摊在阿秀婆面前等着分鱼吃,另一只手依旧紧握着拳头藏在身后——我们又馋又胆小,向往着她的鱼,又害怕她这个人。
  而且,我们还必须忍受阿秀婆的一种“礼遇”——她在把那美味的小鱼放在你手上的同时,还会伸出枯树枝一般黝黑干瘦的手,在你的脸颊上轻轻地拍两下,你若嫌恶地别过脸去,手上小鱼就会被啪地打在地上。
  我们吃鱼的时候,阿秀婆就坐在门槛上抽着烟看我们吃,那眼神,有点像奶奶喂鸡时,在地上撒一把米,然后看着鸡们忙忙碌碌啄食时的眼神。我们很快就吃完了——阿秀婆不会多给,每个人只分得到五六条小鱼,有嘴馋的吃完了还伸手去要,阿秀婆就会拿烟斗在他的手心敲一下。
  阿秀婆的烟斗不同凡响,这时妈妈正拿着那支烟斗仔细地研究着。
  阿秀婆的烟斗老长老长,她人又矮,竖着一比,差不多跟她一般高。妈妈很惊异烟斗的烟嘴——深褐色,做成牛头的样子。妈妈翻来覆去地看,弄不清那牛头烟嘴是用什么做的,不是铁,不是铜,不是木,不是陶……妈妈真的给难住了。问阿秀婆,她也说不清,只说烟斗是她丈夫留下的。
  看看天色不早了,阿秀婆就站了起来,我和老扁远远地退到一旁,阿秀婆就走了。
  阿秀婆拿着那根老长的烟斗飘飘摇摇地走远了,她的黑衣黑裤渐渐融进了暮色里,而她那头雪白的头发则显得越发耀眼了。
  等她走远了,我和老扁才松了口气。老扁脸红红的拍着胸脯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妈你怎么敢跟她说话,她是草鬼婆你知不知道?”
  妈妈笑了起来,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要听别人瞎说,都是迷信。”
  老扁着急地说:“是真的,前不久她还放草鬼弄死了一头猪呢。”
  “你看见啦?”妈妈反问。
  “听人家说的。”老扁嗫嚅道。
  “不要道听途说。”
  “什么是道听途说?”
  老扁有时候很缠人的。妈妈对我说:“你读四年级了,你来给她解释,我要做饭去了。”
  我这一刻也不高兴搭理老扁,我总在想阿秀婆的事。阿秀婆究竟是不是草鬼婆?妈妈为什么能在阿秀婆面前那么坦然?妈妈跟她说话,根本不攥拳头,不能说妈妈勇敢,一只小老鼠就能把她吓得哇哇叫。
  后来妈妈告诉了我们阿秀婆的故事:
  年轻的时候,阿秀婆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红杏,生了个女儿叫阿秀,别人就叫她阿秀妈,满头白发后就叫她阿秀婆。阿秀婆的丈夫是烧炭的,烧的炭拿到镇上去卖,赚了钱养家,一家三口日子过得清苦又平和。
  后来遭了土匪,一切都变了样。
  阿秀八岁那年,冬日一个阳光明丽的午后,阿秀婆带着女儿去给丈夫送饭。吃了饭,阿秀婆和丈夫坐在窑前向阳的地方说话。阿秀婆的丈夫吸着那支老长老长的烟斗,阿秀婆则在给他补一件挂破了的衣服。
  阿秀一个人跑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去玩。林子里有一种能越冬的刺泡,枣一样红,十分甘甜,阿秀在林子里摘刺泡吃。
  补好衣服后,阿秀婆就去林子里找阿秀。林子不大,阿秀婆在林子里转了好一阵都没找到阿秀。阿秀婆有些急了,她走出林子,隐隐听见阿秀的哭喊声,阿秀婆顺着声音追去,看见远远的山坳里有一颗锃亮的头一晃就不见了,阿秀婆心里绝望地叫了一声:“天呐,遭土匪了!”
  湘西的土匪一直是十分猖獗的,几乎每个寨子都有人或者是亲戚在山里当土匪,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土匪才销声匿迹。
  阿秀婆疯了一般朝哭声追去,追到一道深沟边,阿秀婆站住了。沟有三米多宽,望不到底的深,上面搭的一根木头被土匪抽掉了。往前看是一片更深的密林,远处阿秀的哭声已听不见了。
  阿秀婆双腿一软,瘫在沟边,凄绝地喊了一声:“秀哎——!”就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坡了。她踉踉跄跄地回到炭窑,看到的是一幅更加惨烈的景象:丈夫倒在血泊中,手里抓着那根老长的烟斗,码在一旁的几百斤炭被抢得一干二净。阿秀婆扑倒在丈夫身上,再次昏了过去……
  就这样,差不多只是一袋烟的工夫,阿秀婆失去了丈夫和女儿,从那以后阿秀婆就有些怪诞,有些疯癫。
  怪不得阿秀婆给小孩鱼吃时要拍他们的脸,她肯定是把他们当成阿秀了。那么她是不是为了拍拍小孩的脸才给他们鱼吃呢?我觉得很可能是这样。
  听了阿秀婆的身世,我和老扁觉得她很可怜,对她的恐惧也就少了许多,不过,看见她还是会下意识地把大拇指插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紧紧地攥着拳头。
  也许是同妈妈接触多的缘故,阿秀婆对我们倒比对别的孩子友善。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们碰到了阿秀婆,老扁碰了我一下,用攥紧的拳头向我示意,我也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
  阿秀婆走近了,我和老扁远远地让到一旁,让她先过去,阿秀婆也不看我们就径直过去了。
  没走几步,她突然回过头来对我们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懂,老扁听懂了,兴奋地说:“阿秀婆叫我们去她家吃小鱼。”
  我和老扁惊喜地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条条金黄的小鱼仔,这份金黄的诱惑是我们无法抵挡的,我们攥着拳头跟在阿秀婆的后面。
  阿秀婆的家是一间茅草屋,门前也有一棵桃树,跟她人一样,矮矮小小的,很寥落的样子。柴门上挂了一串红辣椒,给简陋的茅草屋增添了一点亮色。柴门很低,阿秀婆推开门,里面黑乎乎的。我和老扁不敢进去,站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阿秀婆抱着陶罐子出来了,我们各分到了八条小鱼。阿秀婆往我手里放小鱼时,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看见她眼里闪着几许温情的光,我心里微微一颤,藏在身后的拳头慢慢地松开了。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