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彭学军 偷盗事件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桃花桃花朵朵开


  又有几天没去看妹了。这天是星期天,不上学,我设法摆脱老扁,溜了出来,去阿桃家看妹。
  在离阿桃家很远的地方,我惊愕地站住了,阿桃家像是在一夜之间置换了一幅艳丽的背景。
  这几天很暖和,天天艳阳高照,屋前那棵桃树满树花蕾一下无遮无拦地开了个灿烂,而且灿烂得不同寻常。那花开得重重叠叠,一嘟噜一嘟噜的,片片花瓣十分丰硕,娇艳欲滴,像一大片绯红的朝霞落在了树冠上,把阿桃家那寂静简陋的小院渲染得生机勃勃。
  后来每每看到妹那张粉红色的脸蛋,就会想起这一树不寻常的桃花。我不知道是桃树以它美轮美奂的花期迎接这个女孩的到来,还是女孩鲜活的生命给桃树带来了无限生机,我总觉得那树桃花和这个小小的生命有着某种秘密的关联。
  阿桃落寞地坐在桃树下,背靠着树干,头顶上鲜润俏丽的桃花将孤单、瘦削的阿桃反衬得有些萧索。
  走近了,看见阿桃身边放了把看得出是刚刚磨好的柴刀。阿桃说他爸今天会回来。
  “他会砍桃树吗?”
  阿桃看了看头顶上绚烂的景致,没吭声。
  三月的风缓缓地吹过来,裹着温润的气息和花草甜甜涩涩的香味。远处的山峦已显出淡淡的青色,展现出十分柔嫩的轮廓。不远处的一丘田埂边也有一棵桃树,但花儿开得稀稀落落,远不及我们头顶上的纷繁。
  大阳还没出来,但天光很亮澈,亮澈的天光映照着屋前那条通向远方的石板路,阿桃盯着石板路,凄凄惶惶地等着她爸从那条路上走过来。
  我陪阿桃坐了一会儿,心里惦记着妹,就进了里屋。
  轻轻地撩开厚厚的布帘,看见阿桃妈正靠在床头缝一件小褂子。见我进来,她淡淡地笑了笑,笑得有点苦涩,自然是因为又生了个女孩,现在又忧虑着屋外的那棵桃树。
  阿桃妈脸黄黄的,头发蓬乱着。我望着阿桃妈,感觉到美丽离她越来越远了。还有她的歌,阿桃说她的歌都是她妈教的,她唱得不及她妈唱得一半好。我曾被阿桃的歌深深地陶醉过,我想象不出阿桃妈的歌有多好了。
  但不断降生的女儿把她的歌声和美丽都消磨掉了。她也不觉得遗憾,美丽和歌声有什么用呢?又不能帮她生儿子。她遗憾的是她不能生下一个儿子,生儿子是她作为一个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大心愿。
  这是我不能理解的,因为我不觉得女儿和儿子有多大的区别,我们家只是我和老扁,不是挺好吗——当她不烦我的时候。
  再一次看到妹时,她给我的感觉好多了,只几天的工夫,她的眉眼周正了许多,甚至现出了两抹烟岚般的细眉,皮肤也舒展了一些,不再皱皱巴巴的了。她好像感觉到我在看她,眼皮动了几下,最终睁开了一条缝,淡漠地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
  “干部女,”阿桃妈叫我,“到外面看看她爸回来没有,帮我劝劝,留下那棵桃树。”阿桃妈期期艾艾地望着我。
  我顿时惶恐起来。我几乎没同阿桃爸说过话,虽然他和阿桃妈的故事让我十分感动,但在我的眼里,他那张凶巴巴的脸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观,我依旧躲着他。而且我一个小孩子怎么劝得住呢?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阿桃爸从那条石板路上走过来。
  走近了,看见阿桃爸半是兴奋半是惶恐的脸。他推算阿桃妈该生了,生了个什么呢?
  阿桃告诉了他,远远地就看见阿桃拿了把柴刀站在桃树下。
  阿桃爸愣了愣,本来就黝黑的脸如同又刷了一层墨,他瞪着黑豹一般的眼睛,呼吸粗重地一步一步朝阿桃走去。
  心怦怦直跳,我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我又想起阿桃妈的话,眼前浮现出阿桃妈苦巴巴的充满希冀的眼睛。我想冲上去拦住他,可两条腿却怯弱地一点点往后退。
  阿桃一动不动地站着,托着柴刀横在她爸面前,柴刀让阿桃磨得雪亮,银白色的刀口泛着铮铮寒光。
  阿桃爸像不认识似的看看阿桃,又看看他面前的柴刀,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阿桃身后那棵繁花似锦的桃树上。就在他的目光与桃树对接的一瞬间,他被震撼了,他发现了这棵桃树不同凡响的花事。
  那树桃花居然开得那么浓烈、那么纷繁,稠稠密密、红红火火的桃花将树冠装饰成了一朵硕大无比的花球。恰在这时,天光陡然间亮了许多,厚厚的云层中迸射出几道璀璨的阳光,将片片花瓣辉映得无比艳丽,有蜜蜂和彩蝶围着桃树时栖时飞。
  阿桃爸呆呆地望着这一切,一脸迷惑。
  他真是不能理解它,记不清这是第几度花期了。为何在他又得了一个女儿的时候开得如此热烈、如此奔放?难道是桃树有灵,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便竭尽全力最后灿烂一次?
  阿桃爸眯着眼睛,久久地盯着这如梦如幻的景象……
  终于,他黑豹一样的眼睛让眼前这瑰丽无比的色彩滋润得平静起来、柔和起来。
  这时,一阵煦暖的风柔柔地吹过来,树枝轻轻地摇曳着,几片花瓣袅袅地飘下来,有一片恰巧落在阿桃的头发上。阿桃爸神情复杂地盯着那枚花瓣,看着,看着,终于伸出一只粗大的手将花瓣轻轻摘掉,转身进屋了。
  阿桃托着柴刀的手缓缓地垂了下来,当啷一声脆响,柴刀掉在地上,阿桃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星星点点的泪光。
  一会儿,屋里传来阿桃妈嘤嘤的哭声,哭声哀婉、酣畅,透出几分如歌的韵味。
  突然,门开了,阿桃爸将一盆尿布放在门口,粗声粗气地对阿桃吼了一句什么,大概是叫她去洗尿布。阿桃无比欢欣地应了一声,蹦跳着跑了过去,好像门口放的是一碗辣椒炒腊肉,叫她过去吃。
  我赶紧跟过去问:“你爸不会砍桃树了吧?”
  阿桃点点头,一直蓄积的泪哗地一下涌了出来……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