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彭学军 偷盗事件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阿桃的婚事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妹满月后,我就常看见阿桃背着妹、牵了五桃去菜园里摘菜、到河边洗衣服,或赶了牛去吃草。有了妹,阿桃更辛苦了。
  满月后,妹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胎黄已经褪尽,皮肤蛋白一样细嫩,头发柔柔亮亮的,摸上去手掌触到的那份温热与柔软迅速传播到全身,就忍不住要把她抱过来使劲地闻——我最喜欢搂着妹,然后像闻一朵散发着奇香异馥的花一样使劲地闻。妹身上的气息真好闻,那是一种纯正的妙不可言的婴儿味,每次闻到它,一颗心就变得软软乎乎、缠缠绵绵的,善良得、温情得不知如何疼爱她、珍惜她。
  我每次抱着妹如痴如醉闻着的时候,阿桃都要笑我,说像小狗崽子嗅骨头。
  那天我去看妹,阿桃正哄妹睡觉,我忍不住又要抱过来闻,阿桃说别吵醒她,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阿桃递给我一个红布包,打开一看,是一个银项圈,一对银耳环、银手镯,还有两个银簪子。阿桃献宝一样给我看这些东西,低着头羞羞地笑着。
  我知道一定是龙老师给她的。
  我看着这些银饰,又看看阿桃,不知该说什么。只傻傻地笑着。
  “笑什么?”阿桃问我。
  我摇摇头,我真说不清笑什么,我只是想笑。这些东西是龙老师给的,说明阿桃不久就要嫁给龙老师了,这有多好啊。我觉得阿桃嫁给龙老师合适,说不出明确的理由,只觉得他们在一起会很好。
  笑过后我就细细地欣赏起那些银饰。尤其是那一对耳环,做成镂空的豆荚式样,里面有一粒小小的豆豆。我拎起来,轻轻地一晃,丁零丁零响得清脆而圆润。我忍不住把它放在阿桃的耳垂下比划起来。
  “挺好的,戴上试试。”我怂恿阿桃。
  我拿来镜子放在窗台上,让阿桃在窗前坐好。
  苗家女孩很小就穿耳眼,之后在等待婆家银耳环的漫长日子里,为了防止穿好的耳眼又长回去,就用细竹枝别着。阿桃慢慢地将细竹枝抽出来,戴上银耳环。
  戴好后,阿桃对着镜子轻轻地晃了晃,耳环就丁零丁零十分亲切地拍打着她的面颊。阿桃扭头看着我,满脸欣喜,满脸幸福。

  油菜花开了,田野里黄灿灿的一片,大阳照在上面,花儿鲜亮得直晃眼。蜜蜂、蝴蝶在花海中飞舞,很忙碌的样子。
  阿桃几姐妹、我,还有老扁去镇上赶集。
  阿桃背着妹,打了把红艳艳的油纸伞,阳光透过伞面滤下来,像是给阿桃和妹涂上了一层胭脂。三桃背了一只背篓,里面放了阿桃妈织的一卷布和阿桃绣的花边,这些东西是拿到镇上去卖的。我也背了一只背篓,妈妈让我买点菜回来。
  苗家的背篓是编得很精巧的,竹篾子剖得很细,磨得光光亮亮。我最喜欢看那种腰型的背篓,线条优美而又流畅,十分婀娜的样子。
  一路上去赶集的人很多,男人挑着筐,女人背着背篓,撑一柄古朴艳丽的油纸伞,一路迤逦而行,远看就像一串浮游着的红蘑菇。
  苗族妇女很喜欢戴银饰,但也只是在走亲戚、赶集和过节的时候戴。耳垂、颈项、手腕和前襟都被精心地装饰起来,银光闪闪的。风一吹,银饰相击发出玻璃珠一般清亮清亮的声音,十分悦耳。
  镇上不算太远,我们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
  找好一个摊位,阿桃把布和花边拿出来摆好。三桃带着四桃、五桃去买些零碎东西。我和老扁去买菜。
  买了菜,又买了两毛钱的珠子糖——妈妈应允我们可以买两毛钱的零食。我和老扁嘎嘣嘎嘣地吃着花花绿绿的珠子糖找到阿桃的摊位,东西还没卖完,却不见了阿桃。我叫老扁在一旁等着,就到附近去找。
  我在不远处一个僻静的墙角找到了阿桃,她在和龙老师说话。龙老师手上拎着几包草药。
  本来想避开,可我发现阿桃发愁地蹙着眉头,很无奈、很为难的样子。阿桃跟龙老师在一起应该很开心才对,有什么好发愁的呢?我不由得悄悄凑了上去。
  原来龙老师要求阿桃割了稻子就嫁过去。龙老师父亲去年冬天得了病,抬到城里治了半年没治好。前不久,龙老师的妈妈找了个巫师算了一卦,巫师说,没有别的办法了,娶一房媳妇来冲喜试试看,只要挺过今年冬天就没事了。
  龙老师家兄弟姐妹五个,有三个男孩,大哥已成家,下面还有个弟弟才十一岁,这样“冲喜”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龙老师身上。
  但阿桃这个时候是不能出嫁的——阿桃走了,妹怎么办?还有刚会走路的五桃,二桃要念书,三桃要放羊,四桃娇娇的做不了什么,阿桃妈生了妹后身体愈加不行了——没人能代替阿桃。
  阿桃愁肠百结地说:“不好再等等么?”
  龙老师无奈地说:“万一我爸……”
  阿桃说:“你就信?”
  龙老师摇摇头说:“有什么办法?我妈信,我担不起这个罪名。”
  阿桃便垂下头,不再说什么。
  这时,老扁在叫了,我怕老扁找到这儿来,就赶紧走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把珠子糖分给大家吃,三桃、四桃、五桃还有老扁吵吵嚷嚷的,你要红的、我要绿的闹得十分开心。阿桃没吃,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走。我也没吃,我在替阿桃发愁。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