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彭学军 偷盗事件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彭学军文学作品

耳朵湾


  已经是暮春了,天亮得越来越早,三桃好像是全寨子起得最早的一个人。
  “瞿——瞿——!”
  每天早上听到这悠扬、响亮的哨声,就知道三桃放羊去了,该起床了。
  三桃的哨声是从一枚杏核里发出的。三桃将杏核的中间部位一点点地磨穿,再将里面的核肉掏出来,把杏核放在嘴里吹,就能吹出悠扬、响亮的声音来。这倒不算什么,许多男孩子都会做这样的哨子。三桃的高明之处,在于她能吹出各种各样的鸟鸣声来,绝对地唯妙唯肖。三桃用丝线穿着杏核哨挂在脖子上,放羊时不用鞭子,羊听得懂三桃的哨子。三桃吹着哨子,赶着羊,满山转悠着。几姐妹中,三桃是最快活的。
  一天傍晚,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知了声。我和老扁赶紧跑出来——是夏天来了么?
  屋外,三桃赶着一群羊,嘴里含着杏核哨,笑嘻嘻地望着我们。
  我们很失望,说:“原来是你捣鬼呀,还以为真是知了叫呢。”
  “你们信不信?明天知了就叫。”三桃认真地说。
  这时,一阵凉凉的风吹过来,吹得身上很干爽。老扁说:“我身上一点汗都没有,夏天还没到呢。”
  “明天就到,明天就到。”三桃安慰老扁,把杏核哨放在嘴上,知了声又欢快地响了起来。
  很神的,第二天,气温陡然上升了好几度。正午时分,远远地就传来了热烈而欢愉的知了声。
  夏天真的到了。
  夏天一到,我们自然就想到了耳朵湾。
  酉水河绿波盈盈地流淌着,在寨子西头的河湾处蓄了汪汪的一碧,那河湾的形状像是一只耳朵,于是人们就把河湾叫耳朵湾。
  到了夏天,耳朵湾是最最诱人的地方,那里的碧绿与清凉是没有人能够抵挡的。夏天的耳朵湾是我们的天堂。
  耳朵湾水面宽的部分是上游,那里的水比较深;耳垂部分在下游,水要浅一些;中间是禁区,布满了水草,是没人敢去的。
  我在耳朵湾学会了游泳,是三桃教我的。我说过三桃很野,好玩的事没有她不会的。但三桃并不是诚心要教我,三桃教我是为了气四桃。
  三桃四桃是一对冤家。三桃只比四桃大一岁零两个月,年龄太相近,而两人的性格又相差得太远。三桃的个子快赶上阿桃了,且比阿桃粗壮得多。三桃做事风风火火,说话又辣又冲。而四桃则生得小小巧巧,皮肤有着城里孩子的白嫩,说话娇滴滴的,还老是生病。家里地里的许多重活都是三桃帮着做,而四桃因为体质弱,因为娇,父母都宠着她。三桃很烦她,老是捉弄她,四桃便在父母跟前告三桃的状,父母就不给三桃好果子吃。这样三桃四桃就结上了冤家。
  所以三桃就不教四桃游泳,她宁愿教我。
  本来,四桃、我、老扁还有好些不会游泳的小孩都只是在耳垂的浅水区泡着,看着三桃在上面的深水区大喊大叫地轮换着姿势畅游,羡慕得不得了。
  三桃还会跳水,她从河边的一块突出的大石头上往下跳,像一根木桩一样直直地戳进水里,水面上顿时盛开一朵蓬勃的白花。而每次跳水的时候,三桃都要哇啦哇啦高声大气地叫得全世界都听得见,那欢畅、诱人的叫声搅得我们心里痒痒的。
  三桃终于玩累了,立在水面上,朝我们这边喊:“要不要我教你们?”
  “要!要!”我和四桃说。老扁胆子小,她不敢。
  三桃看了我们半天,然后指着我说:“你,过来,其他人不教。”
  我知道她是故意要气四桃,扭头看了四桃一眼,四桃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我来到深水区,三桃教我。三桃双臂托着我,我趴在上面打水。然后三桃试着放开我,但她一放开我就像秤砣一样往下沉,三桃又赶紧托住我。如此反复多次,我竟能用狗刨式在水面上浮上两分钟了。我兴奋得哇啦哇啦乱叫,三桃比我叫得更响,边叫边朝四桃那边看。
  老扁耐不住了,在那边大叫:“我也要学,你教我好不好?”
  “好!我明天教你。”三桃爽快地答应着。
  “三桃,我也要学!”
  “还有我!”大家都喊了起来。
  “好,好,明天教你们。”三桃得意地应道。
  三桃就这样打击了四桃。四桃是娇惯了的,禁不起打击,她慢慢地往深水区靠,自己扑腾起来。
  三桃又教了我一阵,我依旧停留在扑腾两分钟的水平上。三桃就没耐心了,她说她渴得要命,把我带到岸边,自己就上岸找野果子吃去了。
  三桃走没多久,就听见老扁惊恐地喊了起来:“四桃!四桃——”
  我一看,四桃在水里沉沉浮浮,那个位置正是有水草的地方。被水草缠住了九死一生!
  我顿时像掉进了冰水里,浑身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爬上岸,喊三桃。可用尽了全力,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像蚊子叫一样,我恐惧得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这时,耳朵湾已经乱成了一片。不会游泳的哭喊着,会游泳的因为害怕水草不敢去救也哭喊着。大家都喊着三桃——
  “三桃——”
  “三桃——”
  但三桃一点踪影也不见。
  我突然看见河岸上三桃的饭篓边放着那枚杏核哨,心里一动,抓起来,放在嘴里一阵猛吹。
  三桃闻声跑来,看见四桃沉浮的位置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三桃抓起一把柴刀跳进了水里……
  一会儿,三桃浮了上来,她没有找到四桃,三桃换了口气又沉了下去。我们万分紧张地盯着水面。
  好像过了一百年那么久,水面上终于露出了四桃的头,四桃大口大口地喘了两口气又沉了下去。水面上一阵波浪翻滚,接着就没有声息了。整个耳朵湾都可怕地沉寂着。
  突然,哗啦一声,三桃抱着四桃一同蹿出了水面,三桃托着四桃朝岸边游过来。
  三桃终于把四桃救上了岸。
  但四桃已经不会说话了,她的肚子胀得像一面鼓。四桃脸色苍白,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勾勒出美丽而又忧悒的弧线。
  三桃失神地抱着四桃,摇晃着她。三桃的胳膊在救四桃时被刀划破了,鲜血直流,我掏出手绢要帮她包扎,她手一挥狠狠地推开我,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凶巴巴对我们嚷:“牛呢?快去找头牛来!”
  附近没有牛,回寨子牵牛要耽搁很长时间,四桃耽搁得起吗?
  “没有牛,四桃要死了,四桃要死了!”三桃绝望地喊。
  突然,三桃想到了什么,放下四桃跳了起来,然后四肢着地,让我们把四桃横在她背上。
  我们明白了,三桃是要代替牛,把四桃肚子里的水倒出来。
  三桃驮着四桃慢慢地爬。
  河岸边全是鹅卵石,让大阳晒得滚烫滚烫的。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了,石子正迫不及待地将它们的热量散发出来,站在上面觉得热气直往上翻涌。三桃像牛一样爬行在上面,手臂上的血滴了一路。那血滴在滚烫的石子上,很快就干了,变成了深褐色。
  三桃爬到河岸那边的尽头,又往回爬。
  三桃爬过的地方有一行淡淡的血迹,三桃的膝盖破了——那么烫、那么粗粝的石头。三桃低着头,湿漉漉的头发披挂下来,看不清三桃的脸。我们想去替换她,但她对任何人都不理不睬。
  耳朵湾悄无声息,河面上开始升腾起紫蓝色的雾。河岸边,一个女孩驮着她的妹妹来来去去地爬……
  终于,一线黄水从四桃的嘴边流了出来,接着是一大口,四桃吐了很大一摊,然后从三桃的背上滚了下来。我们跑过去抱住她,把三桃扶起来。
  这时,她们的父母赶来了。阿桃妈一把搂住醒过来的四桃,呜呜地哭了起来。阿桃爸凶凶地朝三桃扬起了粗大的手,就要打下去时看见了三桃血肉模糊的膝盖,阿桃爸的手陡然垂了下来。他背对着三桃慢慢地蹲下,三桃迟疑了一下就趴在了那宽阔厚实的脊背上……
  三桃扭过脸来时,我看见她已满脸是泪……
  三桃也会流泪,我总以为三桃是个不会哭的女孩。
  以后,三桃四桃好得不得了,四桃有事没事喜欢黏着三桃,三桃事事都让着四桃。四桃撒娇任性时,三桃觉得很开心;家里偶尔炒一碗熏肉,四桃总是把她那份让给三桃,三桃说,太肥了,她不喜欢吃,又夹回给四桃……
  三桃的膝盖图章一样印着两块疤,四桃常用纤细的手痛惜地抚摸着,喃喃地说:“我差点死了哦……”
  “啧,有我在!”三桃十分豪气地拍拍胸,一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样子。

 
点击查看更多 彭学军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