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彭学军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彭学军 走进阿桃的家
时间的刻度
《 人民日报 》( 2015年04月08日 24 版)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彭学军 偷盗事件
朱法元——上高会战:永恒的见证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一曲荡气回肠的壮歌
朱法元 夜登千佛山
陈政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三湾之水清兮
岁月光华六十载
阿桃送了我们一副绣花沙包
走进阿桃的家
偷盗事件
红枫树下的对歌
时间的刻度
时光的面容
一枝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穿锦衣夜行
普瓦捷的夜 静悄悄
未来乐园 钢铸的竹林
羊八井:黄、白、蓝、...
夜 又见拉多希尔小镇
云霄万里
雄鸡图
夏趣图
宋松牛图
四季之春
陶瓷作品-1
陶瓷作品-2
陶瓷作品-3
中国娃娃
茁壮成长
期待
开国元勋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朱法元——万家岭大捷...
朱法元——夜登千佛山
朱法元——上高会战:...
   朱法元文学作品

朱法元——咆哮的大渡河

 

  西出成都,车行百十里,便有种苍凉的气息扑面袭来。首先遇见的是矗立在雅安县界公路边的那组“茶马古道”群雕,黑铜色人马,一瞧便有“壮行”的味道。接着翻越二郎山。“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古树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冈。”这是解放初修建川藏公路时的歌谣。二郎山是进藏途中的第一险地,它高三千多米,峻峭险奇。盘山公路弯弯绕绕,攀崖过涧,好不吓人。山的东面是片绿色,郁郁葱葱,常常云遮雾罩,细雨霏霏。一过山口,西面已是甘孜藏区,又是另一重天地。满山只见石头不见树木,一派荒凉,气候也变得干燥起来。这时候,我才猛然忆起诸葛亮的那句“五月入泸,深入不毛”,原来这“不毛”确无夸张之意。

  二郎山脚下,便是大渡河。

  早在山腰处,便已闻得水声,声音如此之大,奔腾咆哮,声震长空,似有千军万马的气势。这是一条何等壮阔的河流!它发源于雪域高原,越青藏,穿西川,蜿蜒千余公里,劈开万重高山。较高的落差,使河水喘急,哗然有声;折阻的山涧,又使它如雄狮发愤,咆哮怒吼,引得惊涛拍岸,卷雪千堆。它从亘古洪荒走来,消融冰雪,流入长江,惠泽祖国万里山川,养育华夏数亿儿郎。

  站在大渡河边,我读了几十年的红军长征故事,也才有了个真切的感性认识:红军当年走的道路,是何等偏远,何等艰难,何等险恶。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使这支血肉之躯组成的队伍,能够跨越这不可逾越的障碍,从国民党军队铁桶似的堵截中杀出重围?

  带着疑问,我造访了地处大渡河中游的安顺场。

  安顺场,原名紫打地,距石棉县城十公里,三面临山,一面临水,地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两次重大历史事件,使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小场镇闻名遐迩、蜚声中外。1863年5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部在这里遭到灭顶之灾,全军覆没,留下的是悲哀的史料;而1935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在这里却击破了蒋介石要让我军成为“石达开第二”的梦想,创造了强渡大渡河的奇迹,于是这里便成为“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

  与抢渡成败直接相关的有两种传说。一说是石达开当年在安顺场被困了一个来月,无法渡河。本来其间有一个极好的机会,然而当时正值石达开得子,他要大摆宴席,庆祝三天,结果错失最佳时机。另一说是当年红军火急赶往安顺场时,本来国民党守军要将渡口和渡船付之一炬的,但因其部队将领在这里还有很多家产,舍不得抛弃,结果给红军留下了抢渡的船只。至今在安顺场的渡口,还特地塑造了一只渡船模型,瞧那高昂的船头,不既是对红军勇士的赞叹,又是对敌军贪婪成性的嘲讽吗?

  粗一想来,在生死危急关头,一个是为小儿庆典,一个是为保个人家资,竟置家国大义于不顾,终致丢了河山,也掉了脑袋,不是不可想象吗?再往深处思索,却又不以为奇了。翻开历史,读到太平天国,谁不扼腕痛惜?革命初期,天国领袖们保持着良好本色,律人先自律,责己甚于责人,赢得了老百姓的拥护,也赢得了节节胜利。但是,进了南京,立了国号,他们却开始追求享乐,并恶性膨胀,迅速走向腐败堕落。石达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逼到大渡河边的。面对强悍的湘帅曾国藩,自己又不求进取,不思如何力挽狂澜,而是贪欢恋犊,在刀口上寻乐,岂有不败之理?

  真是无独有偶。七十二年之后,又是在大渡河边,演绎的又是相似的历史一幕,只不过角色刚好相反。面对红军的到来,四川军阀暴露的贪婪腐败本色,不正是国民党蒋匪军的真实写照吗?那时的中国,官僚腐败,政客横行,军阀割据,可说是无民不刮,无财不贪,无欲不纵,无恶不作!所以说,安顺场的守军为一己之小利,给红军留下了一只改写历史的渡船,也就不足为奇了。


  溯河而上,闪过座座险峻山峰,便到了泸定桥。泸定桥真是座险桥,至今那粗粗的几根铁索上,虽已横竖铺就了齐整的木块,但走在上面仍颤颤巍巍。我的一位同行者就因稍有疏忽,一脚踩空被木板刮伤,疼得直打哆嗦。在桥上看下去,大渡河水打着漩涡,闪着浪沫,滚滚奔流。倘从桥上掉下去,绝对是瞬间冲走踪迹难觅。我小心翼翼地过了桥,登上西边的观音阁,居高望去,东边的桥头堡紧锁,那么坚固。想当年堆上沙包,筑起工事,只需一挺机枪,桥上就插翅难飞,更何况当时早已抽去木板,仅剩九根光滑的铁索!我们的二十二位勇士竟几乎全部攀爬过了桥,夺得了桥头阵地,令人慨叹。在我们的感慨中,又有人说,当时红军勇敢无敌是一个方面,但据说我们的地下党也建了一功:在头天夜里带了一袋现洋,买通了守桥的营长,他们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抵抗。我想也说得通,红军乃虎狼之师,只要你略有喘息,便能风卷残云,险中取胜。

  离开泸定桥时,已是正午时分。车行很远了,大渡河的咆哮声还在耳际回响。其声时高时低,时促时缓,似叹、似嘱、似怒、似诉。我想,大渡河来自三江源头,自然是我们的母亲河。母亲如此经年累月地呼喊,她是要告诉她的子孙们什么呢?我陷入了苦苦的沉思。

 
点击查看更多 朱法元文学作品>>

 
版权所有: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   备案号:赣ICP备05005816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新出网证(赣)字 01 号
公司地址: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绿茵路129号联发广场40楼   电话:86-0791-86894818   Email:zwcm@jxpp.com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电话:86-0791-87713883  技术支持Email:admin@jxepub.com